印度仿制藥之王

藥材之家網 ??2018-07-07 閱讀:52
 從藥品銷售的兒子到印度仿制藥之王。

2011年,時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莫迪出現在了一場名流云集的婚禮上,婚禮主角與莫迪的親密關系,一時之間引發眾人臆測。

新郎是Shanghvi家的長子Aalok,新娘則是化工巨頭Deepak Fertilisers & Petrochemicals創始人的孫女Karishma Mehta。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家族聯姻,莫迪就是為其中一家而來。

真正的主角是新郎的父親Dilip Shanghvi。他是印度最大醫藥公司太陽制藥(Sun Pharma)的掌門人,曾一度以225億美元的身家登頂印度富豪榜。

他拿遍了印度國內有分量的企業家大獎,盡管面對媒體相當低調,僅被捕捉到幾次與莫迪在公開場合的交集,但從婚禮來看,他們顯然不是一般的政商關系。2014年,他還作為隨訪團的一員與莫迪出訪日本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莫迪為Dilip Shanghvi頒獎)

婚禮舉辦之時,Aalok剛離開自己創辦的太陽能電池板公司,到太陽制藥負責國際業務不久。這是他父親的意思——先自己去闖一闖,再回來接班。

這跟Dilip自己的經歷一脈相承。他出生在孟買的一個“醫藥世家”——父親是一名藥品銷售,大學畢業后,他也干起了藥品經銷的行當。但他的野心不止于此,又轉行到了制藥業,創辦了太陽制藥。20多年后,太陽制藥已經成為了印度最大、世界第五的仿制藥生產商。

Dilip也因此成為了聲名顯赫的“仿制藥之王”。

這是一個典型印度家族企業的故事——創業、壯大、傳遞,年逾花甲的Dilip仍致力帶領太陽制藥轉型,讓自己的事業在家族內延續。

 白手起家 

1955年,Dilip出生在一個耆那教家庭。出生后不久,他就跟隨家人搬到了加爾各答,在這里度過了童年時光。父親在加爾各答從事藥品批發和銷售業務,他從小就幫父親打理生意。

從加爾各答大學獲得貿易學士學位后,他加爾各答創辦了自己的公司,同樣從事藥品銷售。但爬向產業鏈上游的想法早在幫助父親時就在他腦中萌生,他想做的不僅是藥品經銷,還有藥品生產。

孟買原料藥制造商Themis Medicare的首席執行官Dinesh S Patel是Dilip二十多年的老朋友。據他說,Dilip大學畢業后,曾花了半年時間,在孟買醫學院學習制藥的基礎知識。Dinesh形容他說,“他極其內向,可以毫不費力地吸收大量信息。”

萬事俱備,父親贊助了他的第一筆投資,數額是1萬盧比。

用這筆錢,他在1982年創辦了太陽制藥。第一家工廠位于古吉拉特邦的Vapi,第一批原料和設備,是他從朋友那里借到的。

第一批生產的藥品是五種精神病用藥,他只雇傭了兩個人,來銷售這些藥品。從這兩個人開始,Dilip的事業開始發展壯大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Dilip Shanghvi)

關鍵在于Dilip精準獨到的眼光。從創業的第一天起,他就顯得極其克制,選擇了精神病用藥的細分市場。“該細分市場的特點是產量低、利潤率高,更重要的是,精神病用藥的推薦權掌握在數量有限的醫生手里。”Dinesh說。

這種克制也持續貫穿在他的事業軌跡里。Dilip并沒有選擇在抗感染藥、胃腸道用藥等市場與國際巨頭正面對抗,而是選擇了深耕精神病、神經病、心血管疾病、腫瘤和皮膚病學等慢性疾病用藥。隨著社會的發展,快節奏的生活讓人們變得更焦慮,對這些藥品的需求急速上升。

1987年,太陽制藥首次在印度推出了心臟病用藥莫諾確特(Monotrate),如今已成為其銷量最大的產品之一。之后,它又推出了多款治療心臟病的重要藥品。

正是在這些“小而美”市場的深耕細作,讓太陽制藥冉冉升起。

1993年,Dilip創立了印度首家藥物研發中心太陽藥業高級研究中心(SPARC),次年,太陽制藥在印度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,IPO認購超55倍之多。

此后,太陽制藥開啟了國際化之路。

該出手時就出手 

最大程度控制成本和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做法也延續到了國際業務。

他沒有花時間在世界各地建工廠,而是通過兼并來擴大自己的商業版圖。1995年在Panoli建立首個原料藥生產廠后,太陽制藥在次年收購了跨國制藥公司Knoll的Ahmednagar工廠,并對其進行改造以通過審批。

1997年,太陽制藥收購了Tamil Nadu Dadha Pharmaceuticals(TDP),主要生產抗癌藥物。同年,它750萬美元收購了美國底特律的Caraco藥廠,從而進入了美國市場。

迄今為止,太陽制藥共收購了16家公司。其中有兩樁收購具有里程碑意義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太陽制藥的版圖)

第一“樁”是持續三年的以色列Taro制藥收購案。這次交易早在2007年年中就被宣布,但此后一波三折。包括富蘭克林鄧普頓基金集團董事長Mark Mobius在內的投資者都表示反對這項交易,理由是太陽的報價太低,對少數股東不公平。

當時,Dilip給出的價格是4.54億美元,其中2.3億美元為股權,剩余為債權。最終經過長達三年的拉鋸,太陽拿下了這筆交易,最大股東出局。

“他不是一個會表現出侵略性的人。即使他表現出了,也只是通過想法和行動,而不是通過嘴巴。”Dinesh評論這宗交易稱。

這恰如其分。當時,Taro因無力償還1500萬美元的到期債務,正處于破產清算的邊緣,Dilip看準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向其拋出了橄欖枝。在三年的拉鋸戰里,Taro因利潤回升,凈債務降至2300萬美元,這讓太陽最終以更低的價格拿下了交易。

現在,這筆投資的價值已經翻了十倍以上。 

登頂之役 

但Dilip真正的稱王之戰還是發生在印度。

2014年,他成功并購當時的印度仿制藥領導者Ranbaxy,一舉躍升為印度最大、世界第五大仿制藥公司。這樁并購,除了一如既往的獨到眼光外,也展現出了他高超的知人善用能力。

2012年5月,他將以色列最大仿制藥企Teva前首席執行官Israel Makov任命為太陽制藥的董事長。在Teva期間,Israel Makov領導公司將收入從20億美元增加到了80億美元。更重要的是,他與日本一個由猶太人主導的投資銀行家團體保持著緊密的聯系。正是這一點,讓太陽制藥拿下了Ranbaxy。

2008年,Ranbaxy被日本的制藥企業第一三共株式會社(Daiichi)收購,Israel Makov單槍匹馬,說服對方接受了交易。“要不是因為他,這筆交易無法最終成交。”一位印度制藥公司CEO說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太陽制藥)

在外界看來,Ranbaxy是一顆燙手山芋。美國FDA已經禁止從其四個工廠進口產品,它的估值自2008年開始大幅縮水。對于第一三共株式會社來說,退出印度并將Ranbaxy的業務賣給太陽也是無奈之舉。最終,太陽以40億美元的價格接手。

但Dilip似乎對收拾Ranbaxy的爛攤子很有信心。“Ranbaxy來的時候帶著很沉重的包袱。對于Shanghvi來說,將其打散并重新納入太陽的公司文化勢在必行,后者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。”諾華印度公司副總裁兼董事總經理Ranjit Shahani說。

他認為,這對Ranbaxy團隊來說,意味著全新的工作方式和完全一致的思維方式。“管理層的變化將在這中間發揮關鍵作用。”他說。

Dilip本人則對此也直言不諱,對媒體說,Ranbaxy因失去信任蒙受了很大損失。“我們將不惜一切努力,贏回監管機構的信心。他們必須相信我們的所作所為,并相信我們所說的話。”他采用了標志性的委婉表達。

兩家仿制藥公司的合并,將會出現銷售、研發等多個領域的重合,全部保留是沒有必要的,也不符合Dilip一貫的風格。業內人士分析,Dilip很有可能將Ranbaxy被FDA禁止出口的業務砍掉。

業內人士還認為,Dilip會讓自己的團隊置于管理核心,Ranbaxy本來的團隊將會被架空。

Dilip也坦率地承認,Ranbaxy的研發速度已經放緩了,合并后的協同效益將在未來三年內帶來2.5億美元的收益。

下一個戰場? 

與他的顯赫名聲和殷實身家相比,Dilip顯得實在過于低調。

他很少在媒體上露臉,在重大發布活動上也往往不露聲色,被問到尖銳問題時經常以“讓我好好想想”打岔過去。但在2015年,他出人意料地主動和媒體聊起了自己在醫藥產業之外的投資——浦那的Suzlon能源公司。

這也是他在仿制藥行業面臨困境之時做出的另一番嘗試。

近兩三年來,美國FDA對海外仿制藥、尤其是亞洲地區的審查力度增強,隨著新的玩家進入市場,仿制藥的競爭也日趨激烈,太陽制藥的銷售額也明顯下降。這也讓一度登頂的印度富豪榜的Dilip財富縮水,甚至沒能保住此前長期霸占的榜眼位置。

2015年,Dilip宣布將以1800億盧比的價格購買負債累累的Suzlon能源公司23%的股份,為陷入困境的創始人Tulsi Tanti注入了一劑強心針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Suzlon風能項目)

Suzlon也曾經是投資者的寵兒,但近年卻運氣不佳,一直在走下坡路。

2008年金融危機后,Suzlon為其揮霍無度的收購付出了代價,訂單少得可憐,他們從此一蹶不振。虧損開始持續增加,債務持續膨脹,即使是最強硬的企業家,在面臨這種情況時也難免信心動搖。

不出所料,它終于落到了銀行家的談判桌上。銀行家認為,經過債務重組將能給它成功續命,這樣,Suzlon和創始人Tulsi Tanti都能勉強維生。當Dilip以白衣騎士的身份出現時,他們終于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值得關注的是,這次投資是通過Dilip Shanghvi的同名個人投資工具Dilip Shanghvi Family and Associates(DSA)進行的。投資后,DSA股東將持有23%的股權,而Tanti家族將持有24%的股權。

看似與醫藥行業八竿子打不著,但其實對于Dilip來說也并不意外。此前,他一直在發揮“化腐朽為神奇”的神秘能力,在資產低點出手,扭虧為盈。

這項交易看起來也并不吃虧。交易后一個月,Suzlon的股票就從每股18盧比大幅上漲至24.5盧比,收益率達36%。

還有一件事別忘了,他的兒子Aalok創業的第一個公司就是太陽能公司。這或許意味著Dilip對再生能源行業的興趣。

印度仿制藥之王

(Eklavya)

一次,Dilip曾極其罕見地袒露心聲,將自己比作來自摩訶婆羅多的部落男孩Eklavya。男孩被神勇的德羅納(Dronacharya)否定了天賦,卻在阿朱那(Arjuna)的訓練下成為了技能高超的弓箭手。

“我試圖向那些比我更成功的人學習,”他說,自己會敏銳地觀察競爭對手,并且“非常尊重印度企業家的快速學習能力”。

作者:羅瑞垚

打賞
  • 公眾號

  • 客服

免責聲明:本站部份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如涉及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30日內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

電話咨詢

咨詢電話:
0775-7279380(座機)
18176930112 13878897862

在線客服

微信客服

回到頂部

藥材之家
今晚生肖开码结果